提高质量
2020-03-07 17:22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如今,资质审批取消显然更符合当前的行业局势。大量的顾问以个体形式加入到行业中,品牌个人化明显。取消资质审批与其说是“因”,不如说是行业发展的“果”。当前,资质审批的取消,无疑降低了行业准入门槛,这一利好消息将加速行业的变革,开创一片新蓝海。

免责声明: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对于并不合理的状况,市场自身给出了调节 -- 新成立的留学服务公司开始专注于做咨询而非做中介 -- 他们和学校之间没有利益联系,只是站在学生立场上提供咨询。然而,独立于学校之外的身份决定了他们并不需要申请中介所需的“资质”,这一点却常常成为留学中介打压留学咨询机构的借口。

机构平台化,表面上看是方式的转变,实质则是角色的转变。严格监管,提高质量,中立第三方平台监管的核心是完善机制,以“机制自律”取代“道德自律”,从“自律”变为“律他”,最终达到“律己”,使咨询者成为行业规范化的最大受益者。

一纸新规,令一度手握“金牌令”的中介茫然失措,也让浑水摸鱼的从业者望而生畏。然而真正的重构,与其说从资质取消而始,不如说从更加优秀的模式而始。中立第三方平台的优势恰恰在于其中立的身份,诸如留学快问这样的留学互联网平台,既是桥梁和纽带,又同时作为行业现状下最有效的监管体系存在。取消留学资质审批等促进行业良性发展举措日益增多,由此也不难想象,中立第三方平台也自然将成为更多留学生的选择。

然而,资质审批制度的建立虽然解决了“野鸡大学”的问题,但另一些问题却更严重了 -- 忌惮于上交的保证金,部分黑心中介不敢再介绍“野鸡大学”,却在与此同时更多地把学生介绍进一些实力平平的学校,不为学生服务,只为获得学校方的佣金。归其原因,在于学生并不能理解这一制度的实质,反而将之误解为“国家认证”的“招牌”,问题并未得到解决,反而有增长之势。

“新背景下的竞争模式,区别于中介时代留学中介的荒蛮生长,也不同于咨询时代咨询机构的忍辱负重,它更公平、更开放”,互联网留学平台“留学快问”的ceo邓子飞乐见其成,“过去监管可以由行政来做,如今,顾问个人化则要求有一个新模式来实现监管,中立第三方平台是大势所趋。”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